法官也要对案件负责

2017-01-03 08:58

  王清青:我不晓得其余同事有没有阅历过这种情形,但我这里能够很坦白地说,办案进程中不引导打过召唤。

  华商报:从事法官工作以来,你有什么感悟?

  我当时特殊赌气,一度想到用法律兵器保护本人的权利。院领导知道我的主意后劝我,让我和对方自动沟通,告知她为什么这样判,把情理讲清楚。在领导的劝解下,我主动约当事人出来聊天。在我的重复说明下,当事人打消了曲解,终极向我赔礼报歉。

  王清青:新局势下,法官压力增大是不争的事实,但我个人以为,这与终身负责制关联不大。由于没有实施终身负责制以前,法官也要对案件负责,对当事人负责,对自己负责。我个人认为,基层法官的压力重要源于基层法院“案多人少”这样的现状。

  基层法官压力主要源于“案多人少”

  华商报:以前法官办案环境比拟庞杂,常常会呈现领导干预法官办案的景象,这种情况当初还有没有?

  王清青:不论办理什么案子,必定要将心比心,将心比心地为当事人着想。只有案前、案中、案后跟当事人多沟通、多交换,当事人就会对法院裁决多一份懂得,多一些支撑。

  华商报:2015年9月,法官办案毕生负责制实行以来,法官的压力是不是广泛增大了?你和共事如何减压?